<nav id="d1cmi"></nav>
    1.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查看內容

      落落乾坤大布衣——追憶中國著名馬業專家王紹松教授(下) ...

      2022-8-22 11:12|來自: 《馬術》2017年2月刊

      摘要: 王紹松教授生于 1940 年 8 月 15 日,一生從事祖國馬學科和馬術運動方面的工作,2016 年 10月 1 日在銀川逝世,享年 76 歲。文章以王紹松教授家人的回憶和業內專家、朋友、學生們的追憶為主線,記錄下來王紹松先生工 ...


      王紹松教授生于 1940 年 8 月 15 日,一生從事祖國馬學科和馬術運動方面的工作,2016 年 10月 1 日在銀川逝世,享年 76 歲。文章以王紹松教授家人的回憶和業內專家、朋友、學生們的追憶為主線,記錄下來王紹松先生工作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使大家更為了解老師的為人和成就,表達所有愛戴他的人們對他的崇敬和追憶之情。因篇幅所限,全文分為上、下兩個部分,分兩期發表,上半部分主要是王紹松教授年輕時從大學畢業至文化大革命結束平反后在新疆做焉耆馬育種工作的種種經歷;下半部分主要是王紹松教授從新疆回到內地后,在銀川農學院教書和做中國馬術運動工作的往事。

      王紹松先生非常喜歡馬和馬術運動,七十年代末他考上了甘肅農業大學著名養馬學家崔堉溪教授的研究生,期間,他結識了著名的馬術運動專家孫以柱先生,開始了對馬術運動的系統研究。畢業后,他婉拒了崔先生請他在甘肅農業大學留校任教的建議,回到了寧夏農學院繼續開展對馬術運動的研究。后來孫以柱找到他,并由國家體委發函,請他出來幫助國家體委籌備做中國馬術運動的相關工作。

      那正是中國馬術運動剛起步,與國際馬術運動相比一片空白的時候,所做的都是最基礎的工作。王紹松先生之前很多年用自己的工資換回來并翻譯積累的大量馬術運動外文資料文獻此時派上了大用場,其中多數是俄文資料,其次是英文和少部分日文資料。他還評價過,俄文資料的學術性、嚴謹性最強,英文的資料貼近馬術愛好者,趣味性更強些。王紹松老師研究生畢業后一直任教寧夏農學院。寧夏的駱駝和牛多,原本學院請他教駱駝和牛的課程,但是他堅決不干,只愿意教馬,學院很尊重他的意見,他的養馬課就是這樣開起來的。這期間,王紹松老師按照國家對馬術運動推進工作的要求,集中精力翻譯了大量的賽馬、馬術運動技術規則。他結合中國當時的實際情況,編寫中國的馬術運動技術規則和競技規則章程。

      每到寒暑假,便是他最忙的時候。一份份資料翻譯好,并請他愛人錢愛珍抄纂完后,源源不斷地寄給國家體委,為中國馬術運動的開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所有的教材都是他和同事們一起刻板,油印后裝訂成一冊一冊。那時的條件雖然艱苦,但王紹松老師對教材的內容卻把握得非常嚴謹,所有的材料他都圍繞做了大量的考證和論證,確保內容的準確嚴謹。不僅在材料方面,他做的工作同樣非常重視現場的實踐。例如馬術場地障礙,他就自己動手,對不同種類障礙賽所需要的設備進行研究制作,遇到問題就和孫以柱老師一起討論研究,最終制作出滿意的符合要求的設施。中國現代馬術運動最開始就是這樣艱難地一步一步走出來的。王紹松由此被業內公認為中國現代馬術運動和運動規則的奠基人和制定者,可這其中有多少艱苦冷暖,外人卻無從得知。

      王紹松老師對人非常好,很重情義。他是個專門做學問的人,不愿意當領導。廣州賽馬會成立后,張漢文老師邀請他說:“紹松你過來吧,幫我,幫我一起干”。他考慮后覺得,這又是一個更多接觸馬的機會,便從寧夏農學院停薪留職來到了廣州,和張老一起工作。王紹松老師在廣州馬會的工作,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幫助馬會挑馬、買馬。他借這個機會祖國各地都跑過,但去的最多的是東北、通遼和海拉爾地區。

      在廣州時,宴會飯局很多,但是他很不喜歡這樣吃吃喝喝。出去買馬時,馬會也派有另外的人在一起。他曾經回到家給家人講,馬會的人和他在一起,有監視他和害怕他拿回扣的意思,他心里很不痛快。他為了挑到最好的馬,努力和別人討價還價,就是為了給馬會省錢,結果還被有些人懷疑,這讓他很難過。后來,馬會里曾經一起同王紹松老師去買過馬的人,還真的問過當年賣馬的幾位馬主人,問王紹松是否拿過回扣,那幾位馬主人都一臉詫異地說:“王老師?我們認識他好多年了,他從來不要回扣,不拿別人一分錢!他不是這種人,這么好的人,你們不應該懷疑他,你們太不了解他了!”

      后來廣州賽馬會出了些事情,但王紹松清清白白的沒有任何問題,這正是他一貫的作風。在新疆的時候,他幫助維族牧民賣掉了馬,對方感謝他,給他家里送了一只羊,可他和愛人堅決把羊退回去了。在大學教書時,有學生課程沒通過,和家長一起提著幾條煙來家里看望他,他堅決不收任何東西,還給學生準備復習資料,鼓勵其認真學習,開學后重新補考,最終幫助學生通過了考試。他就是這樣的人,非常厭惡社會上的這種收禮、收錢的風氣,一生正直清白。

      再后來,北京有賽馬場開辦,又有澳門賽馬會送給國內的一些馬匹和通順馬場開業,李文彬老師這時在北京,便請王紹松老師來京幫助他一起管理馬場。一段時間后,李文彬老師回到天津,王紹松老師也因學院要求他回校繼續任教,從北京回到了銀川。

      王紹松老師回到銀川繼續教養馬學,他的養馬課在銀川農學院是出了名的最火爆、最受學生們歡迎的課程。他上課,所有的解剖圖或者圖例,都是他親自用粉筆輕快地畫出來的,包括彩色的圖例掛圖,也是他自己用彩色顏料畫出來的,講到哪里就隨手畫到哪里,從來不用印刷好的掛圖。每次上課,教室里座無虛席,常常連窗戶和走道都擠滿了人。為此,還驚動了校方,專門組織學校的老師們包括校領導都去旁聽王紹松老師的課程。農學院在學報上評價他講的養馬課 “爐火純青”,并對他的養馬課做了錄像存檔,這在當時是非常高的評價了。

      王紹松在銀川農學院任教期間,國內外的一些比賽或馬業、馬術活動需要他參加時,只要對方發函,農學院都會很痛快地給他準假,讓他去參加。農學院的領導說:“我們農學院在銀川,相對于全國而言是太偏僻落后了,但我們農學院出了這么一位人才,在全國這么有影響,我們也覺得驕傲!”。而王紹松的學生們,更是愛戴崇拜他們的王老師!每到過節或者學生畢業季,學生們紛紛把寫有他們心里話的卡片送給他們的王老師?;氐郊液?,王紹松和愛人常常一起讀這些卡片上學生們寫給他的肺腑之言。王紹松的愛人錢愛珍回憶,那時經常讀到這些卡片,心里真覺得,“大老王”多少的辛苦都很值了!王紹松老師也給他的學生們回復,他的文學底子非常好,記得有一次回復用的是普希金的一首詩,寫得太美,全院系的學生們都轟動了,太崇拜他們的王老師! 

      不了解王紹松教授的人,總覺得他不合群、清高,有架子。其實,家人、朋友和學生們眼中的他根本不是這樣的。他只是對那些爭名逐利的人,那些頂著什么教授頭銜到處炫耀,卻沒有什么真本事的人很反感,也不愿意搭理這些人。真實的王紹松教授,不是一個清淡寡為的人,而是一個很隨和的人,一個非常熱愛生活的人。他喜歡畫畫,畫的特別好,他畫了好多好多的馬,很多都送給了朋友和學生。他的孩子王奕驥回憶,父親有很多前蘇聯的馬術雜志,封面就是各種各樣的馬,可他只用簡單的鋼筆對照著畫出來的馬兒,卻要比雜志封面還好看!王紹松教授喜歡俄羅斯的文學,他的歌唱得非常好,還堅持收集了二十多年的歌碟,更會用俄語唱很多的俄羅斯歌曲。他還彈得一手好吉他,會拉手風琴。從不求人的他,在北京時為了巴那的一架按鈕式的俄羅斯手風琴,按他自己的話說,“我死皮賴臉地去找巴那給要了過來”,多么率性有趣的人??!

      王紹松教授是真正的愛馬人,他不在乎吃、穿,不在乎名利。只要跟馬在一起,只要能做與馬有關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在乎,就開心得不得了。侯文通教授評價他:“王老師的人品、學識、敬業精神三個方面都無可挑剔。他人品很好,待人厚道,從不挖苦人,能團結人。他的學識更是出類拔萃,他的俄文、英文都很好,看的材料非常多,不論到哪里都是先翻看材料,尤其是每到一個大學、研究機構或圖書館,他都是盡力復印很多他認為有用的資料帶回銀川慢慢看,他一直保持著學習的勁頭和孜孜不倦的精神。王老師寫了非常多的專業文章,這都是和他這些努力分不開的。王老師對學生非常好,他的學生們也非常愛戴認可他。王老師對我們馬界的人也是甘做小事情,他的圖畫得非常好,很多馬學教科書上的繪圖,包括《中國現代養馬》那本書,需要的插圖全部是王老師手繪的。我們一起同王振山老師合編《現代馬學》那本書時,王紹松老師還給我說:‘侯老師,有需要的插圖如果找不到,我來給咱們繪’。他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他的敬業精神,更是大家的楷模,他把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撲在了事業上。第一屆中國馬業協會時,杜玉川老師是會長,他是駐會副會長,專職在北京主持日常事務。那時馬會的條件艱苦,一月僅一千多元薪水。我當時去看他,一間房子里只一個折疊鋼絲床、一個臉盆、一個暖水瓶、一個喝水杯、一張小方桌,非常非常簡單,很清貧的。我們這一茬人,李文彬對他評價很好,對他很器重,我和他一起工作、交往就更不用說了,王鐵權老師對他評價也很好,還有很多馬業的專家,我們馬界的這些人都說他好,真的非常不容易!唯一,他晚年的傷病影響,和他愛人在新疆時因環境太艱苦落下的病根,晚年走不動路,他的晚年過得很不愉快”。

      王老師的孩子王奕驥在父親晚年身體不好的幾年,毅然辭去了山東的工作回到銀川,為父親買了新建的一個小區一層樓的房子,方便老父親生活,并住在一起照顧他。王紹松老師最后的日子里,常常獨自拄著拐杖在小區院子里散步,累了就坐在小區椅子上靜靜休息。在這里沒有人留意和認識他,更沒有人知道,這位路邊坐著的滿目慈祥的老人,一生中經歷過那樣多的坎坷,曾經為祖國的馬業和馬術運動奉獻出了全部。

      二零一六年國慶日的銀川,這一天王紹松先生如同秋日的落葉,輕輕飄落于祖國的懷抱中,終于安靜地睡去了。他長眠的這塊土地,自古大漠烽煙鐵馬冰河,既出執筆敢論天道的文人墨客,也出執劍天涯替天行道的俠士英雄。王紹松先生,在他深愛的馬學領域里,就像一位縱馬馳騁為后人拓出一條大道的俠士;在深深了解敬佩他的人們心中,他是執筆為劍追求學術真理的馬上英雄;在永遠愛戴他的家人、同事、朋友、學生們的心中,他更是沉穩低調、溫良寬厚、以筆為鋤,辛勤耕耘在祖國馬學科技大地上的園丁。

      黃河兩岸賀蘭山畔,河水嗚咽秋風蕭瑟,這里的天空中,自此又多了一位慈祥的老者,默默地俯視著這片為之奮斗過的遼闊土地,俯視著他魂牽夢繞在西北戈壁草原上奔騰的馬群。伴隨著能夠帶走一切的光陰,黃葉飄零。但唯獨帶不走的,是愛戴王紹松老師的人們在心中永遠的懷念!永遠懷念這位終身獻給馬業,一身正氣,落落乾坤的馬上布衣!

      文/郭全勝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3)     E-mail:horsemanship@vip.sina.com

      返回頂部
      最近中文字幕免费国语3_国产高潮刺激叫喊视频_天天射av_国内精品久久无码人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