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d1cmi"></nav>
    1.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騎行南美之穿越巴塔哥尼亞高原

      2023-3-6 10:48|來自: 《馬術》2020年2月刊

      摘要: 2020年春節新型肺炎疫情肆虐,閉關在家的日子里,眺望窗外回憶那些永生難忘的旅程無疑成了最美好的事情。受“HHL 行者之路”之邀,我和小伙伴開啟了一場 “迷失的山徑之旅”,穿越智利的巴塔哥尼亞高原和探尋秘魯的 ...


      2020年春節新型肺炎疫情肆虐,閉關在家的日子里,眺望窗外回憶那些永生難忘的旅程無疑成了最美好的事情。受“HHL 行者之路”之邀,我和小伙伴開啟了一場 “迷失的山徑之旅”,穿越智利的巴塔哥尼亞高原和探尋秘魯的印加文明遺址“馬丘比丘”。本文將首先帶領大家走進“最后的邊境”——巴塔哥尼亞高原的“冰火世界”。

      歷經輾轉終于抵達了此生最遙遠的打卡地—巴塔哥尼亞高原,第二天一早便來到了 Puerto Bories 碼頭,登上游輪往冰川腹地進發,巴塔哥尼亞冰原幅員 14000 平方公里,是除南極洲外最大的冰雪覆蓋區,游輪在靜謐的湖中推開波浪前行,沿途綿延不絕的安第斯山脈與雄偉的冰川依次出現,美得如同油畫,游輪帶領大家參觀了巖壁上棲息的海獅與碩大的鷹巢之后,手機悄無聲息地失去了信號,還未來得及跟家人告別一聲,就猝不及防地進入了無人區。歷經 4 個小時的船程,游輪停泊在了巨大而古老的 Serrano 冰川腳下。史前冰川散發著幽藍神秘的光芒,仿佛雷霆萬鈞般的激流奔涌到這里后被瞬間凍結住了,令人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驚嘆不已。 

      游輪在離冰川不遠的碼頭靠了岸,半小時后終于抵達了我們此行騎馬行程的起點——南美牛仔高喬人的營地Hostería Balmaceda。

      原以為地處這樣冰川腹地的營地一定非常粗獷、簡陋,但事實卻遠非如此。在壯觀的 Serrano 冰川環繞下的營地美的如夢如幻。潔白的屋頂,整齊精致的木屋,一匹匹在草地上安靜吃草的馬兒與遠處幾個說笑著走來的南美牛仔相映成章,宛如一幅中世紀的歐洲名畫。牛仔們接過了我們的行李,他們頭戴著標志性的貝雷帽,腰扎五顏六色的手織腰帶,一股豪邁奔放的氣息迎面而來,終于看清楚了此行的忠實伙伴——高喬人的馬是由當地的原生馬種與被早期西班牙殖民者帶到南美洲的安達盧西亞雜交繁育出的獨特馬種,肌肉骨骼粗壯有力,性格溫順穩定,有些類似俄羅斯的頓河馬。 

      營地的餐廳更是給了我莫大的驚喜,在精致、優雅的環境中,與窗外的史前冰川共進午餐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午餐的主菜是當地特色雞肉米飯,雞肉塊碩大卻出人意料的鮮嫩,讓我飽受了數日黃油、芝士之苦的腸胃受到了莫大的安慰。

      高喬牛仔們在捆扎妥善行李裝備后,向我們傳授了當地獨特的單手持韁法,把牽馬繩和兩股韁繩用食指間隔開,然后再一把正握在手里,用單手的左右平移來控制馬的方向,然后另一只手叉在腰胯部來保持身體的平衡。這個獨特的持韁手法初上手很不習慣,但卻非常適用于當地的馬兒,馬兒脖頸對韁繩的信號非常敏感清晰。馬隊踏著山間泥濘的小路向著密林深處出發了。轉過密林,馬兒就幾乎垂直地開始向山頂攀登,而且向導告知我們未來的兩天內都將是如此陡峭崎嶇的山路,我們要翻越數座高山,我懷疑是否聽錯了,這樣險峻泥濘的山路怎么會是馬能一直走的地方?當地的馬匹的能力和腿腳的強悍,實在讓我驚嘆不已,很多看上去只有羚羊才能攀援而上的懸崖峭壁不禁讓人時刻提心吊膽,行走在上面如同在刀尖上跳舞,而高喬人的馬兒如同重型坦克般一路碾壓了上去,那種寬厚有力的安全感可以讓你放心踏實的把生命交給它們。

      沿著湖泊在仿佛無窮盡的原始森林中穿行,這一路上幾乎經歷了四季,不停地上山、下山,爬雪山、過沼澤、趟湖泊、穿密林,穿越各式各樣的地形。
       
      望著遠處壯觀的山川湖泊,我不禁放聲唱起歌,前面的牛仔卻做著手勢要求我下馬牽行。突然面前的馬匹矮了半截,被落葉覆蓋的大地毫無征兆的張開了大嘴,仿佛要把人馬都吸進去,馬兒正陷在沼澤中奮力地掙扎。我們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大家小心地把馬兒們奮力拉拽出泥潭,按著向導們指引的路線脫離沼澤。仔細想想真的有些后怕,如果沒有當地向導,可能真的就永遠留在那迷失的山徑里了。 

      馬隊漸漸走上了山脊線,遠處的安第斯山脈一覽無遺,雪山倒映在湖泊中美不勝收,而山頂的風也越來越強硬。非常好奇在這常年十幾級的大風之下,高喬牛仔們的貝雷帽是如何牢牢焊在他們的頭上的呢?與大平原上的美國西部牛仔們相比,南美牛仔們的裝備更加適合高原山地的游牧生活。

      穿出密林,終于看見了山腳下今晚的宿營地,水草豐美的 Brush 湖赫然出現在眼前,終于可以痛快地放一繃子了,大伙兒跟隨著向導策馬踏入如明鏡般的湖水中,激蕩起一路的浪花,一口氣扎進了湖邊的營地。湖水、雪山、草場、木屋、圍欄、木椅,簡樸的幾樣東西卻溫柔地勾勒出大自然最美的線條,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樸素卻又如此的井井有條,與大自然如此的貼合,高喬人真的是生活的藝術家。 

      勤勞的高喬人將馬兒們撒進圍欄,就開始為我們準備晚飯。他們在木制的臺子上切開牛肉加入調料,我們則開始準備宿營的帳篷與睡袋,黃昏如同一杯醇厚的紅酒般降臨,混合著炊煙沉醉了每一個人。坐在湖邊眺望著遠方,這寧靜的景色讓人忘卻了塵世間所有的煩惱。晚餐是燉牛肉和土豆,鍋里燉著的牛肉看上去并不怎么勾人食欲,嘗了一口卻是完全出乎意料的鮮嫩美味,就著肉湯燉出來的土豆,我把盆都吃了個底朝天,而從國內帶去的翻譯機和唱吧話筒成了夜晚溝通和助興的“神器”。終于看見高冷的牛仔們流露出驚奇的表情,對來自中國的黑科技驚嘆不已。

      第二天凌晨爬出帳篷,木屋里已升起了炊煙,早餐是豐富的咖啡、熱茶、面包、西班牙火腿、芝士、牛油果、麥片等等,種類豐富,令人難以置信。高喬人是如何從如此簡單的環境中,變出如此豐盛的食物的呢 ?

      馬隊依依不舍地跟如詩如畫的 Brush 湖畔營地告別,向著下一程的目的地進發。我們一路穿越了著名的麥哲倫落葉林進入了風光旖旎的 Torres del Paine 國家公園,中午時分來到林間的空地上小憩,溫暖的陽光穿過樹梢灑在林間的草地上如同仙境,向導們給每個人分發了用密封袋裝好的午餐,我又再一次被高喬人的細膩驚艷到了:打開層層包裹的錫紙后,里面是具有當地特色的紅菜牛油果三明治,還有果仁、水果、巧克力、蛋糕類的甜點,細致精美極了,紅菜牛油果三明治入口即化、回味無窮,這是我生平在野外吃過的最美味、最精致的一餐。

      翻越過數座高山后馬隊走出了森林,來到了山腳下的平原地帶,沿途的景色豁然開朗,連續數日翻山越嶺的騎士們,終于可以策馬馳騁了。馬兒帶著我們一路歡快地奔跑在景色迷人的帕潘斯草原上,突然在視野里出現的灰雁與天鵝,成群結隊地在頭頂翱翔,仿佛在與馬兒競速,遠處碩大潔白的牧羊犬也汪汪叫著一路追趕著過來,我們如同奔跑在電影畫面中一樣,來到了夢幻般的 Serrano 村。寧靜的牧場,整潔的木屋,潔白的圍欄,一望無際的草場,大群的天鵝與灰雁盤旋降落在草地上悠閑地信步覓食,遠處的云霧繚繞在雄偉的雪山腰際,這里景色美得讓人難以置信,令人永生難忘。 

      汽車依山盤旋而上,向今晚的宿營地—Nativo 帳篷酒店駛去,于是整個峽灣的景色便一覽無余,陽光下照耀的峽灣環抱著星羅棋布的牧場,美得讓人感覺像是把上帝的后花園盡收眼底,這是我此次南美之行中印象最為深刻的景色。營地就坐落在上帝的后花園正中,四周被雪山環繞,潔白高大的帳篷屹立在碧綠的草原上,營地里恰到好處的散落著幾棟木質建筑,與這絕美的風景渾然一體,毫無違和感,野兔們在腳邊相互追逐嬉戲,讓你感覺恍如身處天堂,最好的消息是終于可以去浴室洗個熱水澡了。當地人看見中國人的到訪都非常驚奇,聽說我們是騎馬穿越到達的這里便更覺得驚訝了,瞬間一股強烈的民族自豪感涌上心頭! 

      美美地沖了個熱水澡后,我們來到了別致的餐廳,向導巴暜洛在墻上的地圖前開始給大家講解次日的行程安排,根據他嚴肅認真的表情和地形來判斷,明天的行程很“硬核”??!侍者端上了精美的餐前小食黃油焗帶子,我不經意的嘗了一口后瞬間有種味蕾被融化的感覺,怎么會有如此的人間美味?同樣,晚餐讓我充分感受到了西餐的精華,色香味俱全,尤其是餐后甜點甜而不膩、冷熱交替的恰到好處,堪稱藝術品,再加上溫暖的爐火,窗外的雪山,醇香的智利紅酒的加持,這里的用餐體驗是我在此次行程中最甜美的回憶,非常值得推薦!

      第二天一早,高喬牛仔們已經為大家更換了新的馬匹,經過長途跋涉馬兒們該換班啦,這樣的高原長途穿越對騎手的體能、技術、勇氣、耐力和意志力都是極大的考驗,因為馬兒可以換班,但騎手需要連續作戰,連續十多天每天平均六、七個小時的高強度騎乘,穿越的道路異常艱險,還需要面對不同的馬匹和馬種,騎士們需要應對各種狀況。而無論發生什么狀況都只有一個選擇,只有靠騎馬才能擺脫困境,因為只有馬匹才能夠穿越如此復雜的地形,一旦有一人掉隊就會影響全隊,所以平時的訓練非常重要。

      今天的大部分路程是平坦的草原,可以很長距離地“gallop”,騎士們終于可以痛快酣暢地馳騁在帕潘斯草原上,只是需要控制好馬匹的速度,超越向導的馬匹是非常忌諱的事情。穿過水草豐美的草原之后,地勢開始逐漸變得陡峭起來,風力也越來越狂暴,人和馬被風吹的都不得不低下了頭。當再抬起頭的時候,壯觀的Pehoe 湖就這樣猝不及防地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湖水像一顆耀眼奪目的巨大藍寶石鑲嵌在天地間,我們則完全被這超現實主義的美景所震撼。上一次有這樣被大自然電到的的感覺還是在西藏的羊卓雍措湖邊,而與嫵媚的羊湖相比Pehoe湖更多了一份硬朗與狂野。 

      馬隊頂著狂風已走到了險峻的山頂,馬兒奮力躍上幾塊巨石,狂暴的風撕扯著身上的一切,人和馬被吹得東倒西歪,這到底是要去哪兒???狂風中依稀聽見向導巴布洛手指著前方喊了句什么,一抬頭看見他躍馬站在山頂的巨石上,一頭長發飄散在風中,在雪山的背景襯托下恍如天神臨世。他又對著我喊了句“grey”,我這才明白他的意思,努力睜開眼睛,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此行最重要的景觀——古老的grey冰川就如同巨幕電影般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壯闊的氣勢美到讓人窒息。

      格雷冰川 (Grey Glacier) 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冰川,巨墻般的冰川擴展延伸,四周霧靄升騰,有時靜止的冰川突然爆出一聲巨響,斷裂的冰塊掉落海中,如千軍萬馬翻騰奔流。不堪重負的冰川融化形成美麗的格雷湖,深灰色的湖水深度超過500米,湖面上飄浮著的藍色浮冰包裹著回形陸地,形成絕美的現代版冰河世紀。騎馬頂著十幾級的狂風面對這氣勢磅礴的史前冰川,能充分感受到大自然的浩瀚磅礴與人類渺小孤獨,也徹底感受到巴塔哥尼亞的狂野。眼淚被狂風從眼眶中撕扯出來在臉上肆意流淌,熱淚盈眶地和冰川合了張影之后,感覺雙手與雙耳已不再屬于我。 

      回程的路上,當眾人正在縱情馳騁之際,向導突然示意放慢速度,然后回頭說了句“guanaco”,這是西班牙語“羊駝”的意思,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草原深處看去,我激動地差點叫出聲來:一只美麗的野生羊駝帶著她的寶寶停止了吃草,伸長了脖子在好奇地與我們對望?!癵uanaco”是南美最具代表性的動物,我拉慢了馬小心翼翼地靠了過去,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驚動了它,羊駝淡定的和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走走停停,讓我拍了個痛快,直到聽見隊友們大聲的呼喚,才發現自己已經被落下了好遠,這才告別了羊駝母子,策馬追上大家。巴布洛見我癡迷的樣子忍住笑開始給我講解,原來南美的羊駝分四種,體型不同也有各自不同的名字,我告訴他神獸“草泥馬”在中國的受歡迎程度和售價之后,他徹底無法淡定了! 

      第二天早餐時他認真地告訴我,要改行去做動物進出口貿易,順便告訴了我今天是個好日子,因為有將近 80 公里的轉場路程(可以放繃子)。早餐后大家上馬告別了Nativo,順著美麗的峽灣走上了綿延的山坡。這段路程對 Rider 來說是最舒服的一段,如畫的雪山和河流一路相伴,因為地勢相對較為平坦,視野也非常開闊,可以讓馬兒保持著縮短跑的節奏,心曠神怡地跑上一整天,高喬牛仔們也釋放出了游牧民族的天性,領著我們一路奔放起來。領略過各種不同的巴塔哥尼亞景色后,地勢又變得險峻起來,馬隊再次走上了山脊線,兩側就是萬丈深淵,而人馬快被狂暴的風掀翻,如同走在搖搖欲墜的鋼絲上。當大家爬上一座近乎垂直的山峰后,一片湛藍的海水赫然出現在眼前,藍的耀眼的海平面,色彩斑斕的巖石,宛如在太空俯瞰著地球的血脈,面對如此的美景我迫不及待地策馬躍上了山頂的巨石想留個紀念,可陪伴我多年的牛仔帽“崩”的一聲就掙斷了帽繩,瞬間被狂風帶進了大海中,受到驚嚇的馬兒差點就跳下懸崖,我努力安撫住馬兒,再抬頭放眼望去,牛仔帽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天意如此,既然巴塔哥尼亞給了我這么美好的回憶,就讓我的心愛替我留在這里吧。
       
      騎馬比駕車更容易發現野生動物,所以在這一天我們陸續發現了碩大的 Condor 安第斯雄鷹、聚集成群的南美禿鷲、機敏害羞的狐貍和呆萌的羊駝等,特別是陸續發現的野生羊駝,從一兩只到數十只,種群越來越大,直到經過一大片鹽湖,那里棲息的大大小小羊駝總數有上百只,它們棲息地緊鄰牧場,估計也見慣了人類,所以較容易接近,這樣的視覺盛宴怎可錯過,隊友們甚至走到了羊駝群中間近距離拍了個痛快。

      下午時分,我們到達了終點。完成了今天的騎行之后,就要與陪伴我們一路走來的高喬牛仔們告別了,接下來的行程要交接給另一支團隊來完成。大家依依不舍地跟高喬牛仔和馬兒們擁抱告別,時間不算長,交流不算多,但大家在共同經歷過這艱險而又美好的旅程后,那份信任與情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很深厚了。高喬牛仔們粗獷中不失細膩、精致的生活方式以及對我們細心、周到的照顧,已經鐫刻在我最美好的回憶中。再見我的朋友,此生有幸能與你們同行!

      驅車經過如畫般草原和牧場后,我們抵達了今晚的宿營地 Estancia Cerro Guido 酒店,這座依山而建的酒店非常別致,最迷人的景色是坐落在山頂的餐廳,粗獷的原石與木頭搭配出最自然的格調,通體的落地窗讓周邊的景色一覽無余,人們可以俯瞰著帕潘斯草原的落日享受著迷人的晚餐時光,黃昏的陽光給所有人都鑲上了金邊,人們品嘗著純正的智利紅酒,觥籌交錯之間分享著旅途的故事,烤爐內烤全羊的香味溢滿了四周,這數天的疲憊頓時一消而散。

      在巴塔哥尼亞的最后一段騎馬行程將由 Estancia Cerro Guido 的法國團隊來引導完成。英姿颯爽的法國姑娘娜麗婭是我們今天的向導,馬隊跟隨著她走進了山下遼闊的牧場,娜麗婭一邊漫步一邊跟我們介紹著今天的行程和注意事項,今天所走的線路是 100 多年前由 Florence Dixie 女士所發現的,現在已經成為了當地標志性的探索路線,最重要的一個內容是今天有可能會看見“PUMA”,它在當地的語言里是“美洲獅”的意思,聽到這里我瞬間熱血沸騰了,這是我最期望看見的南美猛獸,所以一直瞪大了眼在注視著四周。陽光明媚,綠草如茵,羊群如同潔白的云朵一般點綴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河水在腳下蜿蜒流向遠方,大家興奮地策馬追趕著羊群,這不就是天堂該有的樣子嗎? 

      沒走多久我就發現了“PUMA”留下的蛛絲馬跡,一具具綿羊的尸骨散落在草原上,而隨著馬隊走到草原縱深處,羊群的尸骸越來越多,幾乎隨處可見,我問娜麗婭怎么會有這么多尸骸,是否都是美洲獅獵殺的?娜麗婭告訴我沒錯,每只美洲獅每隔兩三天就需要獵食一只羊,而在他們的牧場里居住著大約一百多頭美洲獅,所以也就是說牧場每三天就要至少損失一百多只羊。而且,美洲獅是保護動物不得獵殺,所以當地人只有靠養殖數量來抵消損失,在這里大概飼養了一萬多只羊。我剛要表達幾句深表同情的話語,突然娜麗婭指著前方說了句“PUMA”!話音未落,只見左前方的草叢里竄出一個強悍的棕黃色身影,瞬間撲倒了一只羊,然后叼著羊迅猛地跑進樹叢里,只留下滾滾的煙塵,整個獵殺過程一氣呵成,只用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可憐的羊兒都沒來得及哼一聲。那兇悍、迅猛的氣場驚呆了我,我立刻回身問后面的同伴“你們看見了嗎?”同伴們反問“看見什么了?”天哪,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如果不是娜麗婭笑著對我說“你很幸運”,我真的懷疑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錯了!沒有想到此行一直心心念念的愿望就在這一秒實現了,巴塔哥尼亞太眷顧我這個動物迷了!

      在同伴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盤問中繼續前行,遠處一根奇怪的樹樁吸引了我,走近了才發現原來是一具羊駝的尸骨,詭異地盤在樹樁上,不知又是哪只挑食的美洲獅的杰作。毫無疑問,PUMA 是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霸主,食物鏈的最頂端,而生活在這里的 PUMA 簡直如同生活在自助餐廳里一樣。說到這里也該到了我們的午餐時間了,馬隊到了一處營地,娜麗婭和向導們變魔術般從鞍包里變出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在草地上鋪得滿滿當當,有熱氣騰騰的南瓜湯,各式各樣的面包、沙拉、火腿、芝士、水果和一種腌制過的酒紅色的生肉,向導們隆重地給我介紹,這就是“guanaco”的肉,非常美味,看著同伴們大快朵頤的樣子,我想著剛才見過的羊駝尸骸,還是放棄了嘗試著這美味的念頭,喝了一肚子湯。 

      想什么來什么,下午的騎行中,越過一道河谷后,突然間一大群羊駝與我們不期而遇,我們相互好奇地打量著對方,其中的一只甚至沖著我大聲地呼喚,似乎對我們的馬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次我一面冷靜地保持著和她的對話,一邊掏出手機記錄下了這一神奇的跨物種交流過程。而此時同伴再也按捺不住,舉著手機縱馬追了過去,攆的羊駝們漫山遍野的撒歡兒。 

      馬隊也集體放開了速度,一起奔馳在白雪覆蓋的安第斯山脈下的帕潘斯草原上,大家用最后的時間盡情感受著巴塔哥尼亞高原的狂野與神奇,一口氣跑進了行程的終點—Casa campanista牧場。下了馬,大家和向導們相互擁抱,慶祝平安完成了巴塔哥尼亞高原的穿越。當地的向導們告訴我們,我們是第一批穿越了巴塔哥尼亞高原到達這里的中國騎士,非常了不起!

      仰望天空,一群碩大的安第斯雄鷹在頭頂驕傲地翱翔,似乎也在為這份自由與勇氣而鼓掌,生命的精彩應該是由許多美好的回憶串聯而成的!

      作者簡介
      蔣冰:著名影視演員、編導、制片人,北京馭心文化旅游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熱愛馬術運動,崇尚騎士精神,是影視圈中知名的“愛馬仕”,多年來致力于馬產業及馬文化推廣,并長期堅持野生動物保護與社會公益事業,是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FAW)和關愛留守兒童公益組織的資深救助人。2017年創立馭心國際馬術俱樂部,開創“馭心”品牌。

      文、圖/蔣冰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3)     E-mail:horsemanship@vip.sina.com

      返回頂部
      最近中文字幕免费国语3_国产高潮刺激叫喊视频_天天射av_国内精品久久无码人妻影院